188-9861-1058
語言選擇
二維碼
手機站
您的當前位置:首頁»新聞資訊»公眾創業

公眾創業

深圳氣質:創新創業成為生活方式

2015-05-25 返回列表


一篇認為深圳是中國最具硅谷氣質的文章發酵了幾個月,至今仍被廣泛轉發。

 
  從美國來深圳創業四年多,光啟研究院院長劉若鵬以親身感受證明:深圳確實像硅谷,她甚至就是硅谷。31歲的姚姝在美國拿到化工博士學位,去年來到深圳,碰到了現在的創業伙伴。“這里有志同道合的留學生,獲取創業資訊便捷,幾乎感覺不到障礙。”
 
  人口約1500萬,超過176萬人在創業,其中過半擁有公司;2000平方公里的面積,創客超過1000人;超過6萬名留學生扎根于此,創辦企業超過3300家,年產值過億的有30多家……
 
  越來越多的媒體正試圖探尋深圳的創新密碼。在技術之外,人才支撐和創新文化被認為是深圳與硅谷的契合點,也是深圳崛起為“創新高地”的重要軟實力。
 
  創業之城
 
  17個深圳人就有1人開公司
 
  從知名互聯網公司辭職,然后創業,“80后”唐競新的經歷頗具代表性。創立萌布玩數碼科技有限公司以來,公司員工從4人增加到52人。
 
  “我們拿到過兩次小額天使投資,目標是做到游戲美術行業前五名。”唐競新說,深圳美術、互聯網人才儲備弱于北京、上海,但積極進取的創新創業氛圍有利于中小企業發展。
 
  “80后”只是深圳創業大軍中的一個群體。上世紀八九十年代,改革開放政策讓深圳充滿了創新創富的機遇,吸引大批科技人才“孔雀南飛”。
 
  1987年,主動打破政策天花板,深圳適時出臺《關于鼓勵科技人員興辦民間科技企業的暫行規定》,文件最關鍵的一條是承認知識產權的價值,允許科技人員用專利等知識產權入股。
 
  從深圳走向世界的華為就誕生于這波創業大潮中,創始人任正非說:“當年深圳給政策,湊齊5個人,2萬塊錢就能辦科技公司,我們是迫于生計,才走上了創業的道路。”
 
  深圳“創一代”積淀的創業精神影響深遠,而在政府扶持政策引導下,大批高素質人才將科技創新作為了創業突破口。
 
  2009年,深圳推出互聯網、生物醫藥、新能源三大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規劃,每年對每個產業投入5億元支持發展。隨后,深圳又將產業領域擴大至文化創意、新材料和新一代信息技術。
 
  “如果循規蹈矩上班,我就在內地待著,到深圳就是來折騰的。”王哲是個“90后”,他的創業伙伴是幾名同學。“深圳這座城市好像有種魔力,青年人看得到成功的希望。”
 
  活躍的創新創業大賽,是創業新生代爭取資源的重要平臺,也是觀察創業群體的重要窗口。近年來,在覆蓋各個層級的創業賽事中,瞄準戰略性新興產業的創新項目屢獲青睞。2012年,12家入圍中國創新創業大賽的深圳企業,有10家屬于戰略性新興產業領域。
 
  截至2015年1月25日,深圳市累計實有商事主體176.1萬戶,商事主體總量排名全國大中城市的第一位。176.1萬個商事主體,意味著深圳1500萬市民中,有超過一成的人在創業,創業群體中,接近半數擁有自己的公司。
 
  年輕之城
 
  新生代創客引領創新浪潮
 
  從加拿大回國,王磊先去考察了北京、上海等幾個城市,最后決定來深圳。“上海的草根創業氛圍不如北京、深圳,北京更務虛,深圳更務實,大家都在動手做事。”“一撥年輕人,各種背景,做設計的、做產品的,大家特別愿意交流,聊想法、找伙伴。”王磊說。
 
  “未來人們會越來越關注健康,我想將可穿戴和睡眠結合做一款產品。”創業頭兩個月,王磊一直在柴火創客空間待著。一年過去,他的智能眼罩研發出來了,現在正進行產品投入市場前的準備。
 
  深圳高度專業化的分工使得硬件創新非常高效,一個硬件創業者可以在這里輕松走完所有環節。正因如此,深圳被全球創客視為硬件創業的“好萊塢”,很多帶著奇思妙想的年輕人都想來這里試試。
 
  今年是深圳經濟特區成立35周年,但這座城市市民的平均年齡還不到30歲,青年人齊聚深圳,迸發出無限的創新創業熱情。一項調查顯示,截至目前,活躍在深圳的創客超過千人,而國際知名創客團隊紛紛進駐深圳,讓創新創業成為一種時尚的生活方式。
 
  “國內環境越來越好,越來越多人選擇回國發展。”柔宇科技CEO劉自鴻打開手機里的一個微信群—群里有60多個人,都是從斯坦福大學畢業歸國創業的人。
 
  “這里人群豐富,心態也很開放。”劉自鴻覺得“深圳很像硅谷”。從最初的4個人到現在的100多人,柔宇科技兩年中找到了一批志同道合的團隊成員。
 
  “對柔宇要做的事很感興趣,就加入了。很多人選擇加入柔宇都是出于對未來顯示技術的興趣、好奇。”該公司項目總監鄒翔說,柔宇的員工有電子、材料、化學、物理、光學、射頻等各種專業背景,平均年齡不到30歲,平時沒有上下級,只有伙伴。
 
  許多擁有才華的年輕人,借助硅谷的平臺實現了自我價值,越來越多年輕人相信,深圳也是他們實現人生突破的地方。從一個人,到幾個伙伴,再到一家具備與國際巨頭賽跑實力的企業,柔宇、大疆已經做到了,這樣的故事在深圳還有很多。
 
  擁有世界前沿技術,具有廣闊的國際視野,熟悉國際慣例,有強烈的創業精神,以年輕人為主的“海歸”群體,逐漸演變成支撐深圳創新的重要人才隊伍。過去5年,深圳累計認定高層次專業人才4620人,累計引進留學人員6萬人。深圳留學人員企業總數達3300多家,均屬智慧型的科技創業企業,其中超億元產值的逾30家。
 
  學習之城
 
  加班不問理由閑時繼續充電
 
  晚上10點半,市民中心廣場上的人群散去,商鋪接連打烊,一座城市安靜下來。
 
  夜幕沉沉,但中心書城“24小時書吧”的白熾燈明亮輕快。從香港來深圳工作的年輕設計師阿明徑直走向熟悉的書架,拿起一本工業設計書,安靜坐下。
 
  “設計是一個燒腦的行業,不了解前沿信息,拿出來的產品是騙不了客戶的。”阿明說,用新的理念、表現形式,創造契合市場需求的產品,這是他每天都要琢磨的,“創新不是天上掉下來的,只有努力”。
 
  店員藍天海在“24小時書吧”工作了兩年多,每天晚上,都有數十名埋頭啃書的“書呆子”陪著他,“平時書店通宵看書的有20多人,如果到了周末,一位難求”。
 
  一項公開的統計數據顯示,深圳居民平均每日閱讀圖書29.72分鐘,平均每周圖書閱讀率為63.5%。深圳居民的每日閱讀時長及周閱讀率,均遠遠高于全國平均水平。除了讀書,周末在深圳舉行的各種研討、技術交流活動,常常也是一票難求。
 
  愛閱讀、愛學習,對于城市創新意味著什么?
 
  深圳圖書館的統計表明,從深圳人借閱圖書的種類來看,文學類高居榜首,而工業技術類和經濟類排名第二和第三,平均借閱量占比達到13.75%和12.07%。這樣的讀書結構,與深圳這座城市科技、金融地位強勢的產業特點十分一致。不少年輕人從閱讀中獲得了創新、創業的原動力。
 
  愛讀書是深圳人追求進步、拼搏精神的突出表現,在IT工程師李洋看來,深圳人還是一個在工作上異常拼命的群體,一是因為深圳人多為外來年輕人,無家庭負擔,對事業有抱負;二是因為深圳大小周(隔一周周六上班)加班文化很普遍,加班氛圍較濃。
 
  “我從北方來,本身也受到深圳這種氛圍的影響,好像一天不努力,就會有強烈的失落感,這種感覺在其他城市從來沒有。”創客李洋時常與同在創業的伙伴交流,在評價人才的標準方面,他們最看重員工的進取精神。“一個不進取的人,與這個城市是格格不入的。”李洋說。
 
  從“人口紅利”到“人才紅利”
 
  深圳已經成為全球創新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,其背后是中國從“人口紅利”升級到“人才紅利”的巨大推動力量。
 
  改革開放之初,承接香港產業轉移,深圳以“三來一補”的加工制造業開啟了經濟發展的序幕。在國際產業分工中,盡管深圳長期處于產業鏈的末端,但這一過程并非毫無價值。由此積淀的制造業基礎,為深圳創新發展提供了“原始積累”。深圳經濟前三十年高速增長背后,是人口紅利在特區充分釋放的結果。
 
  本世紀初,中國啟動大學生擴招,從2003年到2014年,12年間全國普通高校畢業生就接近1億人,這個數字超過了英國的總人口,達到日本總人口的一半,成為中國新一輪的人力資源優勢。深圳作為改革開放的窗口和全國經濟中心城市,承接了大量高素質人才創業就業。
 
  改革開放以來,中國興起留學潮,留學生規模超過300萬,留學人員年均增長28.2%,而到2013年底,中國海外移民存量已達到934.3萬人。龐大的留學人群,蘊藏著國際一流技術的巨大富礦。而“海歸”回國創業,有利于國際先進技術的引入和利用。官方發布的統計數據顯示,在過去五年中,深圳累計引進留學生超過6萬人,認定的海外高層次人才多達953人。
 
  創新實力的比拼,歸根結底是創新人才的競爭,高校資源相對缺乏的深圳能在激烈的人才競爭中“彎道超車”,來源于對人才的尊重,創新經濟體對于人才的吸納,以及原有產業基礎與“人才紅利”結合在一起所創造的新一輪比較優勢。在此之前,中國的比較優勢來自勞動力、土地、環境等要素資源的優勢。
 
  2005年起,為解決“四個難以為繼”的難題,深圳開啟了史上最引人矚目的一次產業轉型升級。當其他城市選擇走重工業化道路時,深圳選擇了以信息化為主要目標的高新技術產業、金融物流等生產性服務業為產業升級的方向。近年來,深圳為吸引海外高層次人才,專門制定實施“孔雀計劃”,引入高科技團隊和個人,成效顯著。深圳市科創委負責人陸建認為,深圳能夠成為“人才棲息地”,首先緣于深圳的產業結構能夠容納科技人才施展拳腳。
 
  從“孔雀東南飛”到“海歸五洲來”,開放包容的城市文化,鼓勵創新的城市精神,良好的產業配套,宜居的生活環境,成為特區吸引并留住人才的軟環境。而人才,正是深圳能夠迸發出創新創業激情的根本。
 
  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,推動科學技術發展的關鍵因素是人。李克強總理曾說,要大膽突破體制機制障礙,給創新、創造人才提供更廣泛的弓箭,讓中國的“人口紅利”轉化為“人才紅利”。如果說深圳在創新驅動上領先了一步,這一步體現在將“人口紅利”轉化為了“人才紅利”。
 
  創新制度核心是金融制度
 
  “創新驅動·解碼深圳”第三篇《創業創投:深圳創新生態的雙核引擎》推出后,經南方網、南方日報微信公眾號等傳播,在業界引起了金融對創新驅動作用的討論。
 
  廣東省社會科學院院長王珺對金融給創新帶來的驅動作用很認同。他認為,創新的制度核心就是金融制度,創新驅動的輪子中,金融一定是大輪子。“因為人是流動的,人隨錢走。很多大學科研人員不在深圳,但卻將科研成果拿到深圳去轉化,就是因為深圳有大量的融資平臺孵化器,有大量的風投、公募基金、私募基金。”
 
  王珺認為,深圳相比較廣州,的確優勢就在于風投,在于資本市場。“資本市場是吸引新企業最基本的要素,創新本身就是個不確定的投資活動,并非單純是一個簡單的研發活動。美國西部聚集如此多高科技企業的一個重要原因,就是那里風投聚集,很容易能夠找到資金。”王珺表示。
 
 
  此外,文章中提到了產業資金積累對創新的帶動作用,王珺也分析認為,經費是一個方面,有錢之后如何配置也是很重要的一方面。“風投的出現主要不是來自金融部門,不是來自銀行,而是來自成功的企業家成功以后的積累,用來進行再投資。”王珺分析指出,由于風險投資是私人的錢,投資時地域性的集聚變得更為重要。“比如說我在這個地方成功的,對這個地方的企業比較了解,所以選擇這個企業的同時,我還給它技術指導、專業指導,同時也拉一些戰略合作伙伴。而銀行做不來這件事情。”


色情高清电影网站导航